位置 :  主页 > 联系我们 >

电商用户消费者对于内容电商的接受度越来越大

  为网红打造直播间,80后小伙干装修月入百万被称网红背后的男人。
 
  渔民大爷玩直播成网红,淘宝一天卖货800单。
 
  各种职业角色相互转化,在今天一点都不奇怪。比如在淘宝上,平台大了,生态也会参差多态,就像珊瑚礁,虽然仅占地球表面的1/1000,却有约占海洋生物种类1/4的物种生长其间,生态无比繁荣和蓬勃,展现出了强大的生态力。
 
  淘宝这个人类社会中巨大的珊瑚礁,上面集聚了数百万商家,亿万用户,大家自如地生活其间,共享着繁荣生态带来的滋养,并且不断孕育出新的物种,展现新的生态的面貌。珊瑚礁有时候会被称为“大海之城”,淘宝也像是个城市,在这个极为庞大的网络中,各种创新都层出不穷,各种“相邻可能”也越来越能得到扩展和延伸。
 
  90后记者辞职当奶爸,淘宝教绣花收入翻十倍。
 
  四口都是网红,双胞胎女儿做淘宝主播年入860万。
 
  上面列举的,从90后记者到做直播的四口之家,再到网红直播间的装修者、渔民大爷,他们颠覆了以往的工作身份,拥有了一个共同职业特征——左手电商,右手内容。
 
  在内容成为移动互联网的主要入口后,“内容+”的形态被不断创新。而“内容+电商”,正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兴起的新物种,它的肇始之端已不可追溯,但得到了“一条”“小红书”等平台的拓展和验证,真正被发扬光大的,是在淘宝上。
 
  这种以“种草”和“带货”为目标的专门定制化的内容,创造了很多新的职业形态,也改变了很多人的职业形态。
 
  孙潇是从某传统女性垂直媒体转型到淘宝的内容生产者和创业者,她见证过第一批网红的诞生。“Top20其中一些你应该也听过,呛口小辣椒、尼可老师。”
 
  “过去大多数高端品牌是拒绝用红人的,因为品牌非常介意红人自媒体的调性与品牌本身不相符,又或者考虑红人本人长相高不高级,有没有过度整容脸等很多因素。”孙潇说,“现在放眼望去,所有品牌包含国际一线品牌,广告主会更倾向考量红人是否有合适的粉丝画像,是否和品牌匹配,有更多的流量和转化率是广告主考核的最终标准。你可以看到,整个市场,所有的推广宣传都会离消费要更进一步。”
 
  淘宝毫无疑问是这种红人经济的新战场。“淘宝希望在本站的购买路径再缩短一点,可以在自己的平台上就实现种草根拔草的工作,我希望你打开淘宝的时候,你在我的网页上多停留一些时间,你可能想买洗发水,但最后你被种草了裙子,你要买更多的东西。”孙潇说。
 
  2016年底,孙潇与合伙人创办了红人经纪机构“时尚星ONE STAR”,旗下签约和孵化了超过30位红人,一方面集合行业资源为红人个人品牌IP打造及商业化提供一站式服务,另一边也同步提供专业的红人内容生产,在内容电商市场的带动之下,公司规模仍在扩大。
 
  时尚星去年最后一个季度才孵化的小网红,前两天在一天内就接下了三单广告。“太辛苦了,忙不过来,要接广告同时还要兼顾内容,我们那个小红人特别逗,她就说之前为了做内容,连着一周家都没出,除了吃饭就上厕所,完了就是在桌子前面弄视频。”孙潇说。
 
  数据显示,早在2016年,淘宝内容产品每天就已经有超过1.3亿的阅读量,月收入达百万元人民币量级的内容创作者也开始出现。
 
  另外,根据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发布的《2016中国电商红人大数据报告》,23岁到28岁的“职场新人类”是网红店铺最主要的消费人群,占到消费总人数的49%, 此外95后、00后约占消费群总人数的17%,阿里内容生态体系已经形成了一条网红从成长到成熟直到最终商业化的完整链路。
 
  也就是说,电商用户消费者对于内容电商的接受度越来越大,并且逐渐成为相对日常的购物形态。
 
  正因为需求火爆,所以孙潇决定在年内进一步扩大红人规模,把红人数量增加到百人以上。
 
  内容电商的蓬勃兴起,也带火了网红拍摄基地。
 
  2015年,“哈哈”(化名)从北京南下杭州,创办元派文化,开设了一个兼具韩式、欧美风等拍摄风格的摄影基地。如今,淘宝的服装拍摄从摄影棚转移到了室外,消费者更看重那些图片精美,但更接近日常生活的买家秀。
 
  “哈哈”毕业以后在一家商业咨询公司干了十几年,对数据信息非常敏感,也能察觉到新的市场机会。
 
  他算过一笔账,一张卖给淘宝店家的照片,平均价格在300元左右,摄影基地大概分得其中的25元,虽然单价看起来不高,但数量多了,整体收入水平也就提高了。
 
  穿梭在“哈哈”的摄影基地,常常会有种恍惚感。每个角落都是当下最流行的背景风格,浪漫的咖啡厅,文艺的街头,只有在尝试着去推开咖啡厅的大门时,才会发现,这里的一切都只是布景。
 
  当一个东西成为流行的时候,它就离过时不远了。“哈哈”开始招募最优秀的美院毕业生,定期更新基地布景,以满足用户追赶潮流的需要。
 
  图片刚需之下,摄影基地的规模在逐步扩大。一年半的时间内,“哈哈”的摄影基地从2000多平米,扩展到了8000多平米,公司24小时营业,保证客户来了就能拍。
 
  “哈哈”的生意会做大并不是没有道理,好照片会极大的影响到商品的销量。像温州女生安安,就特别懂这一点。她在淘宝开了一家原创设计淘宝店,专卖特色耳环,她用来让用户种草的产品就是好看的照片。她举出的例子是:一款耳环在发布耳模照之后,销量可以从400对一下子激增到1800对。
 
  “孙潇”“哈哈”“安安”,他们都不是淘宝电商的直接从业者,但是,在淘宝开始重视把内容当入口后,他们敏锐地把握到了机会,并且根据自己所长,自如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像他们这样,因为服务于内容电商的而重新找到自己职业定位的案例,举不胜举。
 
  除了城市人群,农村人群也在把“做内容”当成自己的职业。
 
  打开直播,你可以看到来自湖北仙桃的农村大妈,微笑中夹杂着紧张,在直播镜头前面介绍自家的蜂蜜;来自湘西的农妇,在田头架起一个手机,一边摘一边介绍,叫卖自己种的“现摘红辣椒”;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年轻妈妈,带着大耳环,穿着红裙子,把新疆和田大枣切口,给大家看色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