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主页 > 海外房产 >

拉勾也在过快的成长速度中逐渐丢失了用户美誉度

  根据易观智库发布的《2015年中国互联网招聘行业报告》,互联网企业从拉勾网招聘到的员工数量占比为33.7%,位居第一,智联招聘、前程无忧仅为14.2%、19.2%。
 
  该报告同时指出,相比于传统的招聘网站,拉勾更高效、匹配更精准,也成为互联网企业方中满意度最高的招聘网站。
 
  也正是在这一年,拉勾网先后拿到两轮融资,前后不到半年。分别是2014年3月,BAI贝塔斯曼投资基金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以及2014年8月,启明创投和BAI贝塔斯曼的2500万美元B轮融资。在2014年年初,拉勾还是一个小网站,到年底已经跃居行业第一。
 
  行业老大“拉勾”在2016年3月又融到了2.2亿元的C轮,当时分析称,拉勾在两年内融资五轮,其融资速度堪比滴滴、饿了么等炙手可热的独角兽。
 
  最开始,拉勾网想做一个社交网站,意为人与人之间的拉勾,对标LinkedIn。不过做了三个月就感觉到,想象中用户强烈的社交意愿并没有出现,再一次筹划转型。
 
  “做着做着要死了,只能做赚钱的业务。当时已经做了3W猎头,感觉做招聘挺赚钱,调整为招聘方向后,瞬间就风生水起。”许单单称。
 
  于是,关闭原有版本,经过一个多月的筹备、设计、测试,2013年7月,一个成型的招聘网站——拉勾网正式上线。
 
  找到正确方向的2014年,可谓是拉勾网的高光时刻,许单单在当时的采访中用“快速奔跑”形容这一年。
 
  内忧外患 与Boss直聘近身互搏
 
  在2014年底,许单单曾和马德龙讨论要不要做移动App,最后还是放弃了。他认为移动端虽是大势所趋,对于还在初生阶段的拉勾来说,并没有财力、精力去做一个App,做出来也不一定能占据用户的第一屏,应该聚焦于PC端。
 
  许单单还一度认为这是无比正确的战略决策。但现在看来,正是因为拉勾在移动App上的落后才后继乏力。
 
  此外,拉勾也在过快的成长速度中逐渐丢失了用户美誉度,“处理简历速度慢”一度成为拉勾饱受诟病的原因。而它的老对手Boss直聘一开始就专注于移动端,定位于互联网垂直招聘领域,与拉勾形成正面竞争。
 
  两者的战火甚至一度烧到了明面上,于2016年2月,互诉对方抄袭。
 
  先是Boss直聘发公告,称拉勾在苹果应用商店的开发者账号被不明人士攻击,该人士冒充Boss直聘开发者,通过后台删除了App,导致苹果用户无法正常下载。用户搜索“Boss直聘”,排名第一的是“Boss在线”山寨App,其开发商正是拉勾网。
 
  随后,有拉勾高管称,是Boss直聘先山寨了一款拉勾招聘的App,拉勾只不过是“如法炮制”。同时,拉勾还发布了《拉勾的三点声明:不好意思,这个锅我们不背》,认为Boss直聘下架系其刷榜所致。
 
  2016年12月,这起纠纷有了结果。海淀人民法院判决拉勾在今年2月发布的声明损害了Boss直聘商品声誉和商业信誉,行为构成商业诋毁。
 
  “拉勾需要在30天内在其经营的网站首页、开设的新浪微博账号、微信公众号,及两家公证处取证、曾刊发过拉勾散布的不当信息的网站首页连续48小时刊登声明,对Boss直聘的商业声誉消除影响。同时,自判决生效起的10日内,拉勾赔偿Boss直聘经济损失50万元及合理费用67000元。案件受理费用,由Boss直聘负担13535元,拉勾须在7日内交纳剩余的20000元,”判决书称。
 
  一位接近Boss直聘的人士对寻找中国创客表示,拉勾对Boss直聘来说是敏感词,可见双方关系之恶化。
 
  双方在业务上的交集、冲突也越来越多。2016年11月,拉勾对外推出了高端人才兼职平台“大鲲”,同月,Boss直聘战略投资了“自由职业者平台”自客,自客上线于2016年8月,是一家服务中高端互联网自由职业者的人才平台。
 
  业内人士表示,拉勾本身是有机会做起来的,但是它太多元化了,包括咖啡馆、投融资业务、人事SaaS系统“拉勾云人事”,还有面向C端的“拉勾offer工厂”。相比之下,Boss直聘更专注。
 
  离职潮或与盈利压力有关
 
  2017年9月,拉勾宣布获得来自前程无忧的1.2亿美元战略投资,通过这次投资,前程无忧获得拉勾60%的股权,估值2亿美元。而这个曾经被资本热捧的明星企业,在成立13个月时,估值就已经达到1.5亿美元。
 
  虽然,许单单表示,前程无忧注资以后拉勾仍然保持独立发展,原有的管理团队保持不变。但就最近曝出的裁员风波来看,事实并非如此,至少原CEO马德龙已离开岗位一年之久。
 
  业内人士认为,拉勾这次的裁员属于正常的节流手段,原因在于拉勾的业绩不佳,而前程无忧属于上市公司,本身要背负业绩压力,并不会给拉勾太多的成长时间。
 
  前程无忧2018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其第二季度总营收为8.955亿元(约合1.353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6.732亿元增长33.0%,超出公司此前预期的区间。但此前,华尔街两位分析师平均预计,前程无忧第二季度营收将达1.3876亿美元,表现不及预期。
 
  这一点也反映到了拉勾的战略上,许单单在今年7月份接受采访时表示,要把盈利提上日程,“前几年,我们虽然也知道赚钱很重要,但并没有把公司盈利当成特别重要的事情。好像互联网创业的人都这样,靠融资快速做大。”
 
  另外,许单单还表示了对上市的期望,“我希望把IPO放上重要的日程,所有事情都要从IPO倒推,看还差什么,还能做什么。这样下来,很多的行为就要更积极,更关注细节。”拉勾原本计划于2019年上市,消息称,由于管理层的变化,该计划有望提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