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主页 > 房产咨询 >

为了构建O2O平台,实现线下的互联网化

    AI财经社多次向万达求证,均没有得到裁员比例是否属实的正面回答,但可以肯定的是,目前万达网科确实在大幅度裁员。
 
    一位相关人士告诉AI财经社,为了处理裁员事件,今天万达网科的HR都快忙疯了。一位万达网科的员工说:“我想离职,但是今天HR都忙得顾不上我。”而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总裁曲德君今早发朋友圈,则用“局部调整”来形容这次裁员事件。
 
    万达网科的前身是万达电商,可以说是含着“金钥匙”出生,5年来坐拥全国最大商场资源的万达为其砸下百亿重金,但最终的结果却不如意,5年换了三任CEO,组建“腾百万”(腾讯、百度、万达)又悄然解散,如今还要大裁员过冬。万达在电商的道路上为何走得如此艰难?
 
    如果评选2017年中国企业裁员排行榜的话,在岁末几天搞大事情的万达必定会成为上榜的黑马。
 
    万达电商今年5岁。但对于日新月异的电商业,却经历了太多:阿里巴巴美国上市,市值一再创新高、腾讯放弃自有电商,转而扶持京东……万达电商同样经历了很多,但却是颇为坎坷的历程。
 
    5年时间万达电商换了三任CEO,最长的龚义涛任期2年,最短的董策还不到一年,第三任李进岭任期一年。
 
    三任CEO对万达电商都有着自己的构想,他们想让万达电商朝着自己预期的模样发展,但可惜的是,万达并没有给他们太多的空间和时间去实现。掌管者离开的结果是,万达电商高管大换血以及战略的不断调整。
 
    2012年万达宣布要做电商时,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只是确定要做,但对于怎么做却是一张白纸。谈及在万达的那段日子,龚义涛告诉AI财经社记者:“我是光杆司令去的。最初的3个月什么都没做,主要是确定万达电商要做什么。”
 
    在万达电商的投入上,王健林最初给的预算是3.5亿元,但一场赌约让王健林变得更豪爽。2012年度“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现场颁奖对话中,王健林和马云就电商和实体打了一个亿的赌约,次日早晨他就将电商的预算翻了三倍,直接涨到了10亿元。但不缺钱、不缺资源的万达电商,从0到1走得却并不顺利。 有消息称,10日之内,万达网络科技集团(下称万达网科)两次大规模裁员,第一次裁员比例是70%,昨日爆出的比例高达95%,也就是说,6000名员工,裁撤之后只保留300人。速度之快,力度之狠,让沉寂已久的万达电商再次受到业界的关注。
 
    战略多变的五年战略多变的五年
 
    龚义涛初去万达时,不仅时常要和王健林沟通万达电商发展的方向,还要不断解释一家电商公司需要怎样的人才架构。龚义涛回忆说:“最初万达的人对产品经理没有概念,我要和他们解释,产品经理是干什么的。”
 
    经过大半年的思索、沟通、协调后,万达电商的商业模式逐渐清晰。当时万达电商的发展核心不是做交易,不是购物,而是为万达内部服务,提升万达商业地产的价值,核心是抓取用户和数据。当初的计划是提升万达资产价值9%,也就是900亿元,这已经是非常可观的数字。
 
    按照这一逻辑,龚义涛一边招人一边开干,并在2012年底上线了第一版,但却并不令人满意,这个网站最终与公众见面是一年以后。2013年12月,万达电商首次以万汇网的身份对外亮相,该网站定位万达广场的O2O智能电子商务平台,不提供实物在线购买服务,只为用户提供万达广场最新的活动资讯、商家导购、优惠打折等服务。
 
    为了构建O2O平台,实现线下的互联网化。“不差钱”的万达选择免费为全国各地万达广场升级改造Wi-Fi,为购物中心的信息化埋单。似乎一切都在有序进行,但随着龚义涛2014年4月离开后,万汇网逐渐成了万达的弃子。
 
    虽然龚义涛一直没有透露他离开万达的真正原因,但从万达出来后他照搬了在万达的那套经营思路创办了智慧商圈,可以看出选择离开他有着诸多的无奈。
 
    龚义涛离职后,万达马不停蹄地继续找CEO,用时3个月高薪挖来了原佳品网COO、苗联网CEO董策。在万达电商的三任CEO中,董策在任的时间最短,但却是万达电商最高调的时期。
 
    2014年7月走马上任的董策,在次月就迎来了万达电商史上最重大的一次合作。当年8月29日,王健林拉来了马云的竞争对手百度CEO李彦宏、腾讯CEO马化腾,高调宣布三家五年要出资200亿元,设立万达电子商务公司,组建“腾百万”构建线上线下一体化的新商业模式。其中,万达持股70%,百度和腾讯各持15%。